热烈庆祝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成立十周年

热烈庆祝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成立十周年

  共赤社香港7月1日特稿 今天,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成立十周年,十年以来经历了一幕又一幕令人惊心动魄的革命与反革命之间激烈的斗争较量,邓江胡习为首假共产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透过军警中的一小撮反革命走狗奴才对无产阶级革命家、革命者、革命群众进行秘密抓捕和秘密控制,同时其扶植和利用了假左、小右、五毛对这场无产阶级革命进行抹黑攻击和捣乱破坏,试图扼杀无产阶级革命力量,以达至维护其自身霸占生产资料骑在无产阶级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统治地位的目的。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的革命家、革命者、革命群众,凭着坚定不移的阶级立场和路线立场,牢牢地掌握马列毛主义、周群思想到头脑,不单没有在这场令人惊心动魄的斗争较量中退缩,反而在这场令人惊心动魄的斗争中更勇往直前地向人民群众宣传革命理论,发动人民群众觉醒起来消除奴性、自私性思维并主动起来参与打倒邓江胡习为首假共产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无产阶级革命。

听惊雷:中国资本主义私有制复辟的40多年来所面临的经济危机

  共赤社香港3月16日电 中革中央革命群众听惊雷同志在2019年7月2日举行的全国革命群众大会上发表了有关《中国资本主义私有制复辟的40多年来所面临的经济危机》的言论。全文如下:

  2019年7月2日,中革中央革命群众听惊雷同志在中革中央QQ群聊天室7召开的全国革命群众大会上,谈到了中国在1976年10月6日被邓小平为首的走资派复辟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40多年以来所面临的经济危机。

  听惊雷同志指出1976年10月6日,邓小平为首的走资派发动军事政变,在中国复辟了被掠夺型资本主义私有制,从此中国不仅要消化自己必然产生的经济危机,还要承担美国为首的其它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危机。

  听惊雷同志表示40多年过去,中国经济已经全面危机,各国资产阶级在中国各行各业都难以榨取利润,于是疯狂向外转移资本、用人民币换取外汇,这个过程必然导致人民币在国外变成废纸、不能用来进口粮食,而假共当局用来进口粮食的外汇也将被换光。

  听惊雷同志表示加上近几十年来,假共十大家族恶意破坏农业生产,中国粮食缺口达到三分之一,一旦无力通过进口来填补巨大的粮食缺口,中国人民和老百姓就要面临一场空前的血腥大灾难。

  听惊雷同志最后表示要想避免或走出血腥大灾难,中国人民和老百姓就要早日觉醒,团结组织起来大革命,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2020年3月15日

2019年中革中央的论坛网址和语音频道被假共封锁情况

  共赤社1月22日香港电 中革中央从2010年成立开始,不断公开向人民群众宣传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发动人民群众觉醒起来消除奴性、自私性并主动起来打倒邓江胡习为首的假共产党官僚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因此,中革中央大力利用了网络工具进行唤醒工作,而邓江胡习为首的假共产党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为了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使其能继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不时派出走狗奴才封锁中革中央的论坛网址、I-Speark语音频道、YY语音频道和QQ群等等。

  根据本社从2015年到2019年有关中革中央的论坛网址和语音频道被封锁的新闻报道的记录。2015年(此年从4月起计算),论坛被封锁35次、I-Speark语音频道被封锁7次,总共为42次。2016年,论坛被封锁45次、I-Speark语音频道被封锁7次,总共为52次。2017年,论坛被封锁110次、I-Speark语音频道被封锁4次,总共为114次。2018年,论坛被封锁182次、I-Speark语音频道被封锁3次、YY语音频道被封锁5次、QQ语音频道被封锁1次,总共为191次。到了2019年,论坛被封锁201次、QQ语音频道被封锁11次,总共为212次。

  可见,特别去年,中革中央的论坛网址被邓江胡习为首的假共产党官僚资产阶级政府封锁的次数比往年更疯狂,和2017年2月起的情况一样,邓江胡习为首的假共产党官僚资产阶级政府差不多每天派出走狗奴才频密地封锁论坛一次,而到了7月4日,论坛网址被封锁次数已经达至2017年全年总共110次的记录。

  由此说明,邓江胡习为首的假共产党官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非常害怕中国人民觉醒起来,试图通过派出走狗奴才封锁中革中央的论坛网址、I-Speark语音频道、YY语音频道和QQ群来阻止人民群众接触无产阶级革命理论。

  尽管,邓江胡习为首的假共产党官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千方百计阻止中国人民起来翻身解放,但随着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经济愈来愈土崩瓦解,人民群众所受到的剥削压迫愈来愈重,生活负担更加难以应付,最终人民群众忍受不住剥削压迫而起来推翻邓江胡习为首的假共产党官僚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无论,假共产党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怎样螳臂挡车,执迷不悟地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也逃不了被中国人民推翻的命运。

革命人永远年轻:香港事件是一场资产阶级内部狗咬狗斗争

  共赤社香港12月30日电 中革中央革命群众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在7月2日举行的全国革命群众大会上发表了有关《香港事件是一场资产阶级内部狗咬狗斗争》的言论。全文如下:

  2019年7月2日,中革中央革命群众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在中革中央QQ群聊天室7召开的全国革命群众大会上,谈到了6月以来香港发生大规模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事件。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表示认识到有关事件除了是一场资产阶级转移无产阶级视线外,也是一场资产阶级内部狗咬狗斗争。随着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进一步加深,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为了自身利益便透过疯狂掠夺中小资产阶级家族来维持,修订《逃犯条例》是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掠夺中小资产阶级家族的手段之一,成功实施了《逃犯条例》的修订会对中小资产阶级家族造成致命性打击,中小资产阶级家族为了自身家族利益便拼命向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造反,这会对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造成了威胁。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指出香港发生大规模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事件本身是与无产阶级毫无关系,无论是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一方还是中小资产阶级家族一方,都是要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但是,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十大家族一方还是中小资产阶级家族一方都为了自身家族利益,分别雇用了一批走狗奴才煽动一小部分无产阶级作为其中一方资产阶级的炮灰来对抗另一方资产阶级,并从而挑动无产阶级群众斗群众。因此,无产阶级革命阵营绝不会参与这场香港发生的资产阶级内部狗咬狗斗争的事件当中。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最後表示无产阶级革命阵营从不反对被统治阶级对统治阶级的反抗,但有关反抗没有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指导,一切反抗资产阶级政府的游行、罢工最终会逃不过被资产阶级镇压,甚至会被资产阶级利用有关反抗来挑动无产阶级群众斗群众以致自相残杀的事情,这是人类历史所说明的教训。

2019年12月30日

吾思毛:关于自己打工谋生所见当今老百姓状态的感受

  共赤社香港11月17日电 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在6月25日举行的全国革命群众大会上发表了《关于自己打工谋生所见当今老百姓状态的感受》。全文如下:

  2019年6月25日,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在中革中央QQ群聊天室6召开的全国革命群众大会上,讲述了自己和他兄长在5月末从湖南长沙跨省到广东广州打工谋生所亲身经历的事情,提到有次建筑项目负责人邀请他和他二哥及工作单位内的约13位同事吃饭,席上交流期间无意地谈及了政治。

  吾思毛同志表示当时交流期间从同事得知其中一位28岁同事关心政治,便特意和其交流,但双方最终谈不下去,这位28岁同事一方面像小右那样说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时期不好,另一方面却像五毛那样说现在社会好、又说现在政府在解决问题之类,而吾思毛同志对於这位28岁同事的状态不感到意外,并提到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多年来通过掌握教育、媒体对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时期进行疯狂诋毁来愚弄年轻人,出现这种思维混乱事情也很正常。

  吾思毛同志表示最感到愤怒的不是那位思维混乱的28岁同事,而是其中有一位经历过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时期的约50岁左右同事。这位约50岁左右同事听了吾思毛同志发表了自己对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时期的看法後,竟然说不要回到1976年,吾思毛同志则对其质问谁有本事回到1976年,调侃其是不是有“时光机”可回到1976年,并说就算过去社会主义时期物质生活不是很充裕,这难道是社会主义制度造成吗?吾思毛同志的二哥也同意吾思毛同志的观点。

  吾思毛同志提到那位约50岁左右同事不断说过去社会主义时期“吃不饱”的言论,当时吾思毛同志便向那位约50岁左右同事说1976年复辟後的资本主义社会不断涌现老百姓生存不了就跳楼自杀、看不起病就在家等死等等现象,反驳社会主义社会有没有这种现象,而吾思毛同志的二哥接话说“没有跳楼的现在都说好,而跳楼的就没有机会说不好”来讥讽那位约50岁左右同事。

  吾思毛同志表示他二哥那句说话实在非常透彻,并提到没有自杀的人那怕是明天自杀、那怕明天家破人亡才知道资本主义不好,今天还是会说社会主义不好、资本主义怎样不好也比社会主义好的言论,这种被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洗脑的脑残神经病在今天大有人在。

  吾思毛同志表示当时对那位约50岁左右同事的脑残神经病言论实在难掩心中怒火,当场拍着桌子严厉地说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不可能这样长期统治下去,中国人民总有活不下去的那一天就会有反抗的那一天,有反抗的那一天就会有无产阶级革命的那一天。

  吾思毛同志提到工作单位还有一位任职工程师的28岁同事,经过多次互相交流则对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时期的历史有所认识,但没有意愿参与革命,向吾思毛同志说自己生活过得好就行,吾思毛同志便说现在可能过得比别人好,一旦整个社会出现经济大崩溃而引发了血腥大灾难,没有人可以逃脱。

  大会期间,由於吾思毛同志网络信号接收不好,多次出现断线或声音断断续续现象,清源同志和一位网友在大会上插话反映有关状况,吾思毛同志重新连接网络後表示自己在同事中间进行了革命宣传,特别是在年青的同事中间留下一点小火种,并提到了後来前往广东惠东打工的经历,沿途路上看到那些村镇比想像中更加脏乱差,指出倒退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43年以来,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把所谓“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吹嘘建设得很好,实际上不是那回事。

  大会上,除了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发言外,还有革命群众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和听惊雷同志也参与大会发言,分别就曾经历过社会主义时期的老百姓在今天的思想状态,以及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源等进行探讨。

2019年11月16日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2019.06.18

  共赤社香港9月14日电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在6月18日举行2019年第4次大会。全文如下: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暨欢迎长江同志胜利归来大会大会纪要
〔2019〕4号

  2019年6月18日,中革中央在QQ群聊天室6组织召开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同时组织召开欢迎长江同志胜利归来大会。这天大会主要由革命群众长江同志发言,也有多名真共产党党员和革命群众在大会踊跃发言。

  刚在6月12日出狱的长江同志,讲述了自己与另外两位革命群众赏心悦目同志、易大姐同志在2015年被假共资产阶级政府秘密控制的经过,并指出当时的重庆假共市领导协助其主子邓江胡习为首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策划了控制他们三人的反革命事件。

  自他们三人涌现出来投身无产阶级革命後,重庆的军警多次与三人交流,知道三人是站在无产阶级革命立场,并知道站在反革命立场会没有好下场,不少军警得悉後便采取不破坏、不参与的中立态度,但当中仍有一小撮走狗奴才明知三人站在无产阶级革命立场,还继续死心塌地为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卖命。

  长江同志提到为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卖命的蔡家派出所所长彭勇及其下属在2015年某日拿走了赏心悦目同志的电脑的一段日子後,长江同志与赏心悦目同志、易大姐同志在2015年6月23日到蔡家派出所去找彭勇,彭勇故意躲避他们三人,三人便转为向派出所内的其他军警进行革命教育,而彭勇在三人离开派出所後却突然现身,以会见为名欺骗三人进入所长办公室,遂以连同其下属把他们三人控制,及後通知北碚区的国保把三人移到北碚区看守所。

  长江同志表示在北碚区看守所被控制21个月期间,看守所的反动军警在开庭前欺骗了易大姐同志签字表明退出革命阵营便能缓刑,易大姐同志就范後不单不能获得缓刑,结果还是被判了监禁三年,而长江同志和赏心悦目同志则坚决不认罪,当军警说要签字才能向其上级交差,长江同志便签字写明我没有罪。

  长江同志表示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曾两次把长江同志与赏心悦目同志、易大姐同志移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讯,在2015年12月23日进行第一次审讯,假共法官宣称要择日再审并声称会公开审讯,但重庆假共市领导不容许假共法院进行公开审讯,再终拖延到2017年1月19日进行秘密审讯,而两次的审讯都是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

  长江同志回应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在大会上提到被控制期间有没有上诉的问题,表示当时开庭前丝毫没有想过上诉,学习革命理论已知道法院、法律本身是资产阶级镇压无产阶级的统治工具,怎样通过资产阶级法律框架来祈求网开一面都是徒劳的,而且假共法院的军警在开庭前直接说明重庆假共市领导早就下令要对三人判处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

  长江同志提到开庭期间,假共法官在庭上声称台上打着“共产党”旗号的资产阶级政党是执政党,不敢说是为谁执政,而长江同志和赏心悦目同志在法院上坚决不认罪,更在庭上辩论中宣明了中革中央总纲与假共法官对质,负责起诉他们的重庆假共检察院代理检察员罗婷在庭上辩论中为假共产党辩护,长江同志就质问了罗婷反假有罪没有,假共法院最後判了长江同志监禁四年、判了赏心悦目同志监禁五年、判了易大姐同志监禁三年,到了2017年3月23日才被移到九龙监狱。

  长江同志表示在九龙监狱被控制期间,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多次派出了所谓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高”的狱卒与长江同志进行辩论,试图逼使长江同志放弃革命,但长江同志在辩论中向对方说明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是推翻资本主义,所谓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高”的狱卒也不能招架下去,甚至反过来认同长江同志是正确的,是站在无产阶级革命立场。

  与会的真共产党党员丶革命群众和人民群众对长江同志在被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秘密控制期间仍坚持革命表示敬佩,以献花方式向被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控制了四年的长江同志致以崇高敬意。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黄河同志、叨菽同志、听惊雷同志、北风同志先後在大会发言表达对长江同志胜利归来的感受,表示长江同志以至多位被假共资产阶级十大家族政府控制的真共产党党员和革命群众的英雄事迹会载入革命史册,将来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後必定要对革命胜利前参与了反革命的走狗奴才清算这笔阶级帐。

  大会上,除了长江同志讲述了在2015年被假共资产阶级政府秘密控制的经过外,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听惊雷同志、北风同志分别也就香港事件、当前经济形势等进行探讨。

2019年9月14日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2019.06.04

  共赤社香港7月17日电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在6月4日举行2019年第2次大会。全文如下: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
〔2019〕2号

  2019年6月4日,中革中央在QQ群聊天室6组织召开全国革命群众大会。这天大会主要由革命群众听惊雷同志发言。

  听惊雷同志指出,1989年发生的六四事件是一场大规模的维权事件,不是一场革命。维权和革命是两种不同性质的事情,维权是不要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革命是要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因此左派对於六四事件这种维权性质的事件是不会纪念的。左派唯一的任务是要发动人民起来进行打倒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革命,而不是引导人民去做不触动资本主义私有制框架下向资产阶级政府争取维权的与虎谋皮行为。

  听惊雷同志指出六四事件的学生本身发起抗争的目的是要求假共资产阶级政府解决贪污、官倒问题。然而贪污、官倒问题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私有制所引致,而大部分学生是在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时期出生和成长,绝大多数是拥护社会主义,但大部分学生和其他老百姓一样不懂无产阶级革命理论,不知道贪污、官倒问题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私有制所引致,更分不清真假社会主义、真假共产党的区别,虽然当时距离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已有十三年,但学生还以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幻想通过维权就能解决问题。

  听惊雷同志指出假共资产阶级政府为了阻止老百姓觉醒起来,使老百姓不容易起来反抗,利用了学生不懂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要害,制造白色恐怖来向老百姓施加奴性。假共资产阶级政府对学生进行镇压,便耍出不同诡计制造藉口,最初是故意不理会或以强硬语气回应学生来试图激怒其发难,但学生在两个月还是没被激怒,於是派出小右混入维权学生内部进行破坏,搬出所谓自由女神雕像和散播三权分立口号,使军人受欺骗以为维权学生是在“反社会主义”,由於北京军区不愿意执行镇压,假共资产阶级政府调用其他军区部队执行镇压,故意安排其他军区部队进入北京时不持有武器走进人群中,煽动老百姓愤怒把进入北京的军人打伤打死,进而激起军人愤怒情绪,从而挑起无产阶级互相残杀,资产阶级继续安然无恙地统治。如果当年学生把抗争的目标从向资产阶级政府争取维权提升至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结果是截然不同。

  听惊雷同志在讲话补充指出,被小右吹捧为“良心”的赵紫阳也是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的其中之一,是无产阶级的敌人。它之所以被邓小平、李鹏等其他的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拉下台,绝不是因为它突然“良心发现”,而是它在镇压问题上动摇,害怕自己家族会被血债血偿,同时试图利用学生运动提早实现脱衣摘帽,顺便利用机会成为第一把手。邓小平、李鹏等也是想脱衣摘帽,试图把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资本主义变为名副其实的资本主义,使自己霸占生产资料可以名正言顺,但在这个时候提早实现脱衣摘帽,不单不能安插“反社会主义”罪名镇压维权学生,反而会造成得不偿失局面,会导致老百姓醒悟过来认识到中国早在1976年10月6日已经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引起老百姓反弹,威胁到假共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的统治地位。

  听惊雷同志最後强调,中国人民要结束所受苦难,只有早点起来革命才是出路,不要参与向资产阶级政府争取维权的与虎谋皮行为,六四事件以及後来种种的维权事件已经带来了很多的血腥教训,要结束所受苦难就必须从苦难的根源解决——打倒假共十大家族、打倒资产阶级政府、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这样中国人民才能过上好日子,要过上好日子既要靠自己双手去争取,也要靠自己双手去捍卫。

2019年7月16日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2019.05.28

  共赤社香港7月1日电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在5月28日举行2019年第1次大会。全文如下:

全国革命群众大会大会纪要
〔2019〕1号

  2019年5月28日,原定召开中革中央旗下组织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因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远赴广东广州打工谋生、叨菽同志调理状态而休会,例行党务会议的举行直至另行通知。同日,中革中央在QQ群聊天室6举行全国革命群众大会。这天大会主要由革命群众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听惊雷同志发言。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首先发言,提到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毛主席曾说过“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言论,并以两条路线斗争和历史环境对此言论作分析。秀才这个概念在1949年解放前是指知识分子,但问题是掌握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人算不算是知识分子呢?答案当然:是。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指出毛主席曾说过“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言论中所提到的秀才是指为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知识分子,而不是指整个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不是铁板一块,它本身具有阶级性,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维护资产阶级专政体制,而无产阶级知识分子是站在劳动人民立场上的。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指出不少老百姓以为只有有知识丶有文化的人才有资格参与政治是旧社会即私有制社会遗留的错误观点,而这种错误观点所提到的有知识丶有文化的人就是指为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知识分子,奴隶社会丶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统治阶级向被统治阶级灌输这种错误观点,目的就是阻止被统治阶级起来反抗统治阶级的剥削压迫。

  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指出毛主席所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言论是批判和揭露私有制社会所宣扬被统治阶级只能寄望秀才为其作主的歪风,教育人民群众要翻身解放就只能靠自己力量,把无产阶级的知识和文化掌握到头脑,特别是把革命理论武装到头脑才能战胜资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绝不能靠秀才出头,否则是永远实现不了翻身解放。

  听惊雷同志接着发言,谈论了多个话题,其中谈到了假左造谣新中国建立初期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不是全面公有制的问题,指出是不是公有制要看根本——社会制度,不是看枝节——企业制度丶法律制度等。

  听惊雷同志指出,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建立後已经是社会主义公有制。新中国建立初期残留了解放前的资产阶级,还短暂残留了解放前地主占有和私营企业的资本主义尾巴,但当时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公有制,无产阶级掌握了国家政权,不容许私人霸占生产资料骑在别人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不容许存在资产阶级,正是由於残留解放前的产物与刚建立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对立,无产阶级掌握国家政权後便进行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并规定了残馀的资产阶级必须接受改造而最终成为无产阶级。因此1949年至1956年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是全面公有制,不是所谓既公有又私有的混合。

  听惊雷同志指出,中国在1976年10月6日发生了反革命政变後已经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绝不是社会主义公有制。虽然复辟後还有公有制的法律条文,实际上这些法律条文已经名不副实,只不过是愚弄老百姓以为复辟後仍是社会主义公有制,而复辟後曾经短暂残留了复辟前人民公社和国营企业的社会主义尾巴,但当时中国复辟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原先由无产阶级掌握的国家政权被邓小平为首走资派篡夺,容许了私人霸占生产资料骑在别人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容许存在资产阶级,正是由於残留复辟前的产物与刚复辟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对立,邓小平为首走资派掌握国家政权後便进行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改”造,除了自己成为官僚资产阶级大家族外,并扶持了大大小小的资产阶级。因此1976年至1981年的资本主义“改”造时期是全面私有制,不是所谓既公有又私有的混合,也不存在假左所谓现在仍在私有化。

  大会上,除了革命人永远年轻同志、听惊雷同志发言外,还有清源同志及其他网民进行多个话题的争论。其中,双红兵在会上胡说社会主义公有制整个时期是有资产阶级,清源同志对此作出反驳,指出社会主义公有制除了在刚建立到改造完成前的时期仍残留了解放前的资产阶级外,原有残馀的资产阶级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再不能霸占生产资料就被消灭了而成为无产阶级,这样社会主义公有制完成了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後,既不存在资产阶级,也不产生资产阶级。

  清源同志指出,虽然社会主义公有制里已经消灭了资产阶级,但阶级斗争还会在社会主义公有制里存在。因为,在国内范围有一些被消灭的资产阶级成为无产阶级後还不甘心自己及其家族不能霸占生产资料骑在人们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在国外范围还有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敌视和挑衅,而且还残留了革命前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时时刻刻都在威胁着社会主义公有制,试图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因此社会主义公有制里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仍会继续进行,直至社会主义公有制在全球范围取得全面胜利,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为止。

2019年7月1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9.05.21

  共赤社香港5月21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21日举行2019年第17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9〕17号

  2019年5月21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QQ群聊天室5召开,应到13人,实到2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叨菽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即马列毛主义、周群思想浩如烟海,在学习的时候一定要紧紧抓住其核心内容,否则很容易走偏。

  很多人之所以能被假左长期欺骗,就是因为不知道革命理论还有核心的,或者接受了反动派故意编造的一个假的核心,或者即便知道革命理论的核心却不怎么重视这个核心。

  今天的资本主义的中国可以说乱象丛生,什么住不起房、看不起病、读不起书、就不了业、养不起老比比皆是,黑社会、娼妓、毒品满天飞,杀人、强奸等等犯罪率极高,还有无官不贪无官不腐、毒食品、假药,还有有冤无处伸、防不胜防的各种诈骗等等不胜枚举,人们早已深恶痛绝。

  上述这些邪恶的、丑恶的东西今天的资产阶级政府有没有反过?回答是:有。然而成效如何?越反越烈!就拿腐败为例,资产阶级政府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着手反腐,那时敢于腐败的人还不多,贪腐的金额也相对较小,可是随着资产阶级政府的反腐,到现在基本上无官不贪腐,贪腐的金额也是不断刷新,一个小小的村长都可以贪上几个亿。我记得1999年湖南省机械工业厅的厅长林国悌贪污受贿507万元,成了当时的“三湘第一贪”,林国悌看到今天的贪腐金额不知作何感想。

  学习了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人都应该知道,今天中国一切邪恶的、丑恶的、有害于人民的东西都是以邓江胡习为首的十大家族推翻社会主义公有制倒退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造成的,不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这些东西是反不了的。

  十大家族的走狗假左就是利用老百姓不关心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学习,一个劲地忽悠人们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一会儿反这个,一会儿反那个,而且他们还打着热爱毛主席的旗号,打着毛派、左派的旗号,欺骗了很多善良的老百姓。

  中革中央一直强调学习革命理论的重要性,而且特别强调了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核心:无产阶级必须团结起来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直至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

  中革中央还明确指出: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反那些资本主义私有制必定产生的那些邪恶的、丑恶的、有害于人民的东西不是革命,而且你永远也反不了,甚至会越反越烈!

  今天的假共不是正在反黑恶势力吗?反得了吗?反不了的,你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就是最大的黑恶势力嘛,他们反黑就是大黑反小黑。只要资本主义不推翻,风头一过,小黑会越来越多,而且会越来越大。

  以前有个在中革中央呆了几年的人不是一直强调要反黑社会吗?假共、十大家族、资产阶级政府现在正在反啊,你是不是称心如意了?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

真共党务会纪要2019.05.14

  共赤社香港5月14日电 中国真共产党在14日举行2019年第16次例行党务会议。全文如下:

中国真共产党党务会会议纪要
〔2019〕16号

  2019年5月14日晚8点,在激昂的《国际歌》声中,中国真共产党例行党务会议在QQ群聊天室5召开,应到13人,实到2人。出席会议的有中国真共产党党员吾思毛同志、叨菽同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中国真共产党主席周群同志、常务副主席(周群被控制后代理主席)宇红同志、代理主席李非同志、代理主席老踢同志,冯继争同志、迷梦初醒同志、雷鸣听雨同志、付龙同志、钥匙同志、与私有制决裂同志、东东同志被假共反动派控制而缺席本次会议,中国真共产党预备党员、中革中央革命同志列席会议,中革中央论坛会员、游客旁听会议。与会者首先以献鲜花的形式向被十大家族反动派控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周群同志以及其他革命同志表达最崇高的革命敬意!

  剥削阶级为了巩固对被剥削阶级剥削、压迫,维护他们的反动统治,除了加强暴力以镇压被剥削阶级的反抗外,往往还在意识形态方面给被剥削阶级洗脑,大肆鼓吹所谓孝道也是剥削阶级愚弄被剥削阶级的常用手段。我百度了一下“孝”字,其解释是对父母绝对权威的顺从,目的是繁衍后代。然而历史上很多关于孝的故事是违背孝的本意的。例如郭巨埋儿奉母。

  郭巨,晋代隆虑(今河南林县)人,一说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南)人,原本家道殷实。父亲死后,他把家产分作两份,给了两个弟弟,自己独取母亲供养,对母极孝。后家境逐渐贫困,妻子生一男孩,郭巨担心,养这个孩子,必然影响供养母亲,遂和妻子商议:“儿子可以再有,母亲死了不能复活,不如埋掉儿子,节省些粮食供养母亲。”当他们挖坑时,在地下二尺处忽见一坛黄金,上书“天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夺”。夫妻得到黄金,回家孝敬母亲,并得以兼养孩子。

  看看剥削阶级鼓吹的所谓“孝”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们极力鼓吹“孝”就是为了禁锢人们的思想,鼓吹“孝”,其本质就是“对统治者的敬畏和基于敬畏的绝对服从”。

  今天中国的以邓江胡习为首的资产阶级继承了他们祖宗的衣钵,为了奴化、愚化中国人民,为了维护他们的反动统治,大力宣扬所谓的“孝道”。

  倒退复辟资本主义以来,中国人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多少人为了生存背井离乡、颠沛流离,有的人甚至多年也不能回家看望年迈的父母。这时资产阶级就假惺惺地抛出一首“常回家看看”,甚至还通过什么狗屁法律规定多长时间必须回家看望父母,否则就是违法。应该清楚的是资产阶级做这些并不是真的对你的父母好,他们要的就是达到愚化、奴化你的目的,以便于维护他们的反动统治。

  为什么今天资产阶级如此宣扬“孝道”,却那么多生养了一群儿女的老人老无所养?弑父弑母的案件越来越多?这些都是剥削压迫造成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时期有谁听到过老人没人赡养的?甚至儿女杀父母的?

  无产阶级革命者的爱是大爱,是对无产阶级的爱,是对人民的爱,当然也爱自己的父母,但绝不会愚孝,父母的立场、观点错误时也会指出,甚至与其据理力争。文革中父子因为立场、观点不同时发生争论,一直被畜生们污蔑为是大逆不道的。而今天那么多起子女杀父母的案件发生,他们却装聋作哑,集体失声。

  学习革命理论,就是要学会运用革命理论去观察、分析一切问题,最后还要运用革命理论去解决我们遇到的一切问题。

  最后,会议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胜利结束。

中国真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处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四日